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双模”法院伴我成长

西吉县人民法院 王俊国
  《法治新报》 第06版:法院专刊

    2015年建成投入使用的西吉法院新办公大楼

    →法院干警骑两轮摩托车下乡办案

1980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三个年头,也是《刑法》《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两法”)实施的第一年,对全国法院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一是随着“两法”的实施,结束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法院刑事司法无法可依的尴尬局面。二是当年最高法院院长江华亲自担任特别法庭庭长,开庭审判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不仅开启了法治建设的新篇章,还开创了中国法院院长、庭长办案的先河。因此可以说,1980年法院受到社会的重视程度和关注度前所未有。

1980年,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年份。这年6月我高中毕业,年末刚满18岁的我,怀揣着青春梦想踏进了西吉县法院的大门,从此成为一个“法院人”,开始了长达38年的司法职业生涯。

时间过得真快,当年我是西吉县法院最年轻的干警,现在我已鬓发斑白,年届花甲。38年间,经过近四代人的不懈努力,西吉县法院脱胎换骨,成为“全国文明单位”和宁夏法院系统中唯一拥有“全国模范法院”“全国模范法官”桂冠的“双模”法院。改革开放以来,西吉县法院发展变化着的,不仅是办公用房等基础设施,更主要的是干警素质、司法理念、执法方式的全方位和根本性转变。

办公用房从不足300平方米的砖木平房,到1.19万平方米的钢混楼。从1979年开始到1980年底,全国法院普遍做着“两法”实施的准备工作,其中包括改扩建办公用房。在此大背景下,1980年,西吉县法院在原办公地址新建了四栋砖木结构平房,每栋6间,共24间房屋,建筑面积不超过300平方米,其中行政办公室3间房子,档案室(包括杂物储藏)4间,还有两个带套间的房子。除此之外,其他干警都是一人一间房子,既是宿舍也是办公室,不包括当时在县城有家的干警。西吉县法院当时虽然设刑事和民事两个审判庭,但没有办公场所,干警都是在自己的宿舍办公办案。也没有专门的审判法庭,开庭审理案件都是临时在院行政办公室移动一下办公桌,凑合着当法庭用。1985年3月以后的两年时间里,因为在法院地址盖政法办公楼,拆除了西吉县法院的平房,致使西吉法院不得不借用县商业局已经废弃的一栋危楼办公。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86年底新政法大楼建成。新政法大楼共4层,总共也就3000平方米左右,公、检、法、司四家共用,分给法院一层半,使用面积约800平方米,但在当时来说已经够宽敞了。1987年又建了专门的审判法庭,解决了长期以来开庭审判无场所的问题。进入新世纪后,随着法院业务量、机构和人员的增加,办公用房也越来越显拥挤。2006年建成了2400平方米的法院办公楼投入使用。2013年经申报立项建设了西吉县法院新办公大楼和审判法庭,新办公大楼(包括审判法庭)功能齐全,于2015年6月建成投入使用,从根本上解决了西吉县法院办公、办案用房紧张困难的问题。

交通工具从单车到汽车的变迁。1980年12月,我刚到西吉法院工作的时候,院里只有1辆“北京212”吉普车和3辆二轮摩托车。基层法庭没有摩托车,全靠骑单车下乡办案。单车由单位购置,配备给办案人员保管使用。记得1981年春的一天,我和民庭庭长边万有两人骑一辆单车到距离县城30多公里外的兴平乡办案,一去就是好几天时间,吃住在老乡家中,支付给老乡每餐餐费2角、半斤粮票,那时候也体会不到辛苦劳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是那时候骑摩托车和单车下乡办案的真实写照。后来,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和法院重要作用的日益凸显,法院的交通工具也逐年得到了改善。1982年,县“控办”调拨给西吉县法院1辆旧“解放牌”卡车,用于法院巡回审判和拉煤解决干警冬天取暖问题,俗称生活车。1984年底,宁夏高级法院给西吉县法院配备了1辆囚车和1辆警用三轮摩托车。1985年春天,3个基层法庭也首次分别配备了1辆“雄狮牌”二轮摩托车,从此结束了干警骑单车下乡办案的历史。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摩托车被吉普车和微型面包车取代,骑摩托车下乡办案的历史也宣告结束。现在,西吉县法院共有各类办案车辆达22辆之多,并且全是警用车辆。4个基层法庭也淘汰了微型面包车,用上了“长城牌”SUV和巡回法庭审判专用车辆。

办公设备从手摇电话机到办公办案信息化。1980年,西吉县法院的办公设备极为简陋,干警都在自己的宿舍办公,宿舍内也就一张老式偏头办公桌,一把椅子。院办公室既是院里的行政中心,也兼会议室和审判法庭,就几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还有一对老式沙发。全院只有1部摇把电话,1架135照相机,1台油印机。司法文书和院发文件都是手工刻腊版油印。1981年购置了1台机械铅字打字机,才结束了司法文书用手工刻腊版的历史,但是基层法庭还在继续。1986年底,西吉县法院搬入政法楼办公时,条件也还很简陋,办公桌还是原来那些。1992年1月,法院配备了第1台电脑,为此专门装修了电脑房,那时候电脑还比较神秘,被认为是高精密的仪器,一般人不能动,由专人操作,主要用途是打字,从此淘汰了机械打字机。因为那时还没有打印机,所以电脑打印的腊纸还得人工油印。2006年第3次搬迁后,办公设备陆续进行了更新、添置,特别是近十年来随着政法经费的增加,办公设备得到了迅速改善。现在西吉县法院已全部使用数字化法庭,实现了审判过程的同步录音、录像和庭审网上直播。开通了法院网和视频会议系统,在西吉县法院视频会议室就能参加全国、全区法院视频会议,最高人民法院也可通过远程视频系统“零距离”接访在西吉的案件当事人和提审在西吉看守所关押的犯罪嫌疑人。建成了连通全国的执行指挥中心,执法记录仪普遍使用,打印机、传真机、扫描仪、摄影摄像机等现代化办公设备都配备到了各庭室,实现了电子送达、网上查控、远程执行指挥和远程电子签章,办公、办案进入了信息化时代。

干警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5人到现在的120多人;年案件受理数量从不足200件到现在的近5000件。1980年,西吉县法院只设刑事和民事两个审判庭,虽然有院办公室,但不是一个独立的编制机构,所以办公室只有秘书,而不设办公室主任。院长是一正两副,有3个法警编制,当时设兴隆、白崖、苏堡3个基层法庭。人员编制也没有中央政法编和地方事业编之分,更没有聘用人员之说,全院包括基层法庭当时共有各类人员25名。当年,西吉县法院的案件量也就一百多件,其中刑事案件四十多件,以伤害、盗窃居多;民事案件绝大多数是婚姻、家事类案件,基本上都是调解处理,当场履行,那个年代法院没有执行案件。38年来,在依法治国方略下,法院无论是机构设置还是人员编制都是增加的态势,当然还有不断增长的案件量。截至目前,西吉县法院内设机构已增加到11个职能部门,另外还设有兴隆、白崖、震湖、新营4个基层人民法庭。人员编制从1985年全国法院第一次扩编招录开始,经过多次扩编,现有人员编制86名,包括聘用人员近120人。2017年西吉法院共受理刑事、民商事、行政和执行案件4848件,审、执结4674件,结案率96.41%,结案率、执行率位居全区法院首位。

司法理念与职能定位从“重刑轻民”到“三大任务”转变。人民法院从设立之日起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司法理念是“重刑事轻民事”,其职能定位是专政机关,从法院干警配备枪支和着装也都说明了这种定位。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西吉县法院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配有枪支,其中有“五四”式、“六四”式等。1982年以前,法院的装备、教育培训都由司法行政机关管理,自治区司法厅那时候专门设有法院装备管理处,1982年以后法院装备、教育培训陆续改为自行管理。法院审判人员首次着装虽说是1984年,但从1980年“两法”实施的时候,业界和学界就提出了法检人员统一着装的问题。1984年5月,法、检人员统一着装,佩戴肩章、大沿帽,服装标志军警特征明显,凸显着当时顶层设计者的司法理念,以及人民法院专政机关的特色。90年代后期,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利益格局调整,社会矛盾出现了多发的态势,促使人民法院职能向定纷止争、化解矛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本质属性理性回归,专政机关的色彩开始淡化。2000年,法、检人员换装也放弃了军警色彩浓厚、佩戴多年的肩章和大沿帽,改为西装式样,开庭时法官着法袍,彰显人民法院职能定位开始嬗变。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了政法机关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三大任务”,为人民法院职能定位指明了方向。

教育培训从改革开放初期的适应性培训到现在法官专业素质的全面提升。上世纪80年代初期,各级法院因“两法”实施和开展“严打”斗争的需要,从1980年到1985年法院首次扩编招录,其中包括不少复转军人,新进人员多数文化程度偏低,没有专业知识,很难适应审判工作。当时西吉县法院干警除了个别人受过高等教育外,大多数人都是高中、初中甚至小学文化程度。全国法院的形势大概都是如此。从1979年下半年开始,为了“两法”实施,西吉县法院为数不少的干警都参加过宁夏政法干校的培训。这种短期培训对提高素质虽说有一定效果,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法院干警文化程度偏低的状况。为了尽快提高法院干警的专业知识水平,1985年,最高人民法院创办了“全国法院干部业余法律大学”(简称“业大”),面向法院干警开展学历教育。我是“业大”首届学员。“业大”采取自学与集中辅导相结合的学习模式,自学主要是听专家讲课的录音带,集中辅导是学员到“业大”分部听辅导老师的讲授。固原分部共有学员近50名,年龄参差不齐,有50多岁的老学员,也有象我一样20岁左右的年轻人。法院“业大”到1997年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被国家法官学院取代。38年来,西吉县法院干警素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现在,三分之二以上干警是本科学历,多数是法学专业,并且有了双学士和研究生。

一路走来,目睹了38年间西吉县法院的苍桑变迁,有些事有些人让人刻骨铭心,感慨良多,这38年的变迁,其实也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社会飞速发展变迁的一个缩影。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