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一只鸡的故事

胡小卫
  《法治新报》 第06版:法院专刊

今年是宁夏法院成立60周年。这60年来,宁夏法院系统就像是正义的维护者,法治的守护神,驱除邪恶与黑暗,守卫公平与正义。宁夏法院的各级工作者,铁肩担道义,热血写青春,给人民带来了阳光,带来了甜美的生活,还有对美丽中国梦的向往。

可在我的心中,对宁夏法院印象最深的,却是一件小事。

这件小事,与一只鸡有关。

也许你会问,一只鸡,用得着法院去判吗?不,对于人民来说,有时候,一只鸡并不是小事,而是关乎着正义的宣判与人格的尊严。

这只鸡的主人,是一个名叫马连花的回族老大娘。她是中卫人,快七十岁了,一个人住在破败的窖洞里。平时,就靠种些小菜、养些鸡鸭过生活。

可是有一天,她的一只老母鸡被人偷走了。偷鸡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她的二儿子。

二儿子因为家庭琐事,与马连花有矛盾,怀疑她偏心,向着大哥。因此,哥俩平时互不往来,怒目相向。

那天,是大儿子的生日,马连花准备提着这只老母鸡去做寿。她把母鸡用绳子系着,放在鸡笼里,准备提走。

可是,这一切都被小儿子发现了。小儿子气不过,就悄悄偷走了老母鸡。

二儿子的偷窃行为,被大儿子及老母亲发现了。于是,大儿子报告村委会主任,要求处分二儿子。村委会主任联系了正在村里调研的我与法院宋庭长。

当时,我正在镇里的法庭实习,我的“师傅”,就是法庭的宋庭长。他五十多岁,皮肤黝黑,人很憨厚。他在农村从事法治工作二十多年了,经验丰富。

我们一行人走进了马大娘的院子里。而涉案的对象,却是一只被绳子系着,价值一百多元的老母鸡。对峙的双方,是大儿子与二儿子,还有他们的老母亲。

马连花看看我们,又看看儿子们,不住地叹气。看得出来。她的心里很矛盾。因为都是一家人,处理谁,她的心里都不好受。

我看着这种情况,心里直发怵,也不知道咋办。如果依照法律来说,也谈不上重罚谁;如不罚,这一家人的矛盾,可能会更深。

我看看宋庭长。没想到,宋庭长却表情平静,甚至有些嘻嘻哈哈的,他给这个递烟,又给那个倒水,还道家常。仿佛当事人是他,他倒象是一个朴实的老农民。

宋庭长说:“这样吧,既然我们来了,就给你们判个结果。但是,法律不是儿戏,如果出了结果,你们可要认同。”

二儿子可能心虚,嚷道:“法官,我明明没有偷我娘的鸡,可是,他们却冤枉我,请你主持公道,还我清白。”

大儿子呢,不甘示弱,针锋相对:“明明是他偷了鸡,还死不承认,必须罪加一等。”

宋庭长摆摆手:“别说了,大家跟我来吧。”说着,他站起来,走向了窖洞。大家将信将疑,跟在他的身后。

宋庭长走进了光线黑暗的窖洞,一件件地看家具。可是,那算什么家具啊,破败不堪,椅子,破了角,少了腿。木箱里的衣服也是旧的,打着补丁。宋庭长又掀开了煮着饭的铁锅,一看,锅里只是玉米糊糊,一点菜都没有。

宋庭长又摸了摸被子,也有破洞了。窗户上糊的纸有些发白了,有孔,还有寒风吹进来……

看着看着,大家心情沉重起来。而大儿子与二儿子呢,则脸红耳赤,不敢抬头看大家。

看完了,宋庭长带着大家又来到了院子:“看到了吧,这样贫穷的一个老人,为了不麻烦儿子们,竟然住在这样的屋里,忍着这样困苦的生活。为了补贴生活,她养了几只鸡,可是,鸡却被人偷走了,她没有礼物去给儿子过生日,你们想想,她心里会好受吗?”

这时,二儿子再也忍不住了,哇地哭了出来,说:“宋庭长,别说了,我不是人,鸡是我偷的,我愿意赔。”

宋庭长意味深长地说:“我听说,你们的父亲,在你们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可为了你们,你们的娘没有改嫁,而是含辛茹苦地把你们拉扯大,可是,你们兄弟俩却不团结,常常吵骂甚至打斗,让她伤透了心啊。”

“我还听说,你家那时很困难。有一次吃鸡,你们兄弟俩都吃肉,肉吃完了,只剩下骨头。而你们的母亲,却在你们上学后,偷偷地捡起鸡骨头,再放回锅里熬汤喝啊……”

这一说,大儿子也坐不住了,扑嗵一下,他跪在老母亲的面前,失声痛哭:“妈,是我做哥哥的不对,没有照顾好老弟,还让你老生气,你打我骂我吧!”

二儿子呢,也跪倒了,拉住了哥哥的手:“哥,别说了,是弟弟的不对,明天,就把妈接到我家去住吧。”“不,还是到我家吧。”“到我家……”“到我家”……

调处结果,一家人破镜重圆,重回和谐。

而宋庭长呢,则谢绝了马连花一家人的吃饭邀请,连夜乘车回镇里。

可是,走到半路,宋庭长却听到了鸡叫声,一看越野车后面,大家惊呆了:原来,马连花大娘偷偷地把那只老母鸡,乘黑放在车后备厢了。

这下可咋办?我说:“这一定是马大娘感谢你,才把鸡送给你的。”

宋庭长说:“不行,群众的东西,一针一线都不能要,快回去,把鸡还给马大娘。”

我有些犹豫:“这都快半夜了,又山高路陡,下雨路滑,万一出事了咋办?”

“这事不能过夜,一定要回去。”

就这样,我们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返回到马大娘的家,把鸡还给了她。

马大娘看到那只鸡“原壁归赵”后,感动地说:“就是一只鸡啊,你们都这样客气。”

“不,这不只是一只鸡,这是人民群众对我们法院的信任,可不是小事啊。”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