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大水沟里的﹃窝居族﹄

  《宁夏法治报》 第08版:法报纪录

高山松柏

写下《大水沟里的“窝居族"》这个标题时,上世纪七十年代大水沟西轴人的“住房”状况像过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1

三线企业的一个重要建设原则是“先生产,后生活”。西轴的建设大体上也遵循了这个原则。建厂初期,刚到大水沟的建设者们曾住过土长城的窑洞。1971年初,我进厂的第二天,排长杨碧静大姐带着我们,在窑洞前接受了艰苦奋斗精神教育。很多工人刚来时都住土坯房。上世纪七十年代,沟口没有楼房,都是小平房或简易板房。沟里仅有几栋三四层的单身楼房。我们这些新招来的工人大都住在车间的辅助间里,有的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我在201车间时,车间副主任万德山和其他几位东北来的老工人,住在锻工食堂附近的沟边上,是自己搭建的小窝棚。窝棚四处透风,十分简陋。一次下雨,我们去找万主任,他正忙着用“牛毛毡"堵漏水。201还有很多工人也住在车间附近的沟边上自己搭建的小窝棚里,夏天酷热,冬季寒冷。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大批老工人相继把家搬到大水沟。大中专学生、复转军人,丹东、北京、银川等各地来的工人陆续进入婚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件人生大事摆在了许多年轻人面前。天大地大,在何处安家?一方面新建的房子数量极其有限,据说某领导曾预测,按当时的盖房速度,给所有双职工分上房子需要几十年;另一方面,房子的需求暴发式增长,住房问题严重困扰着工人们,也困扰着厂方,矛盾十分突出,房子成了大水沟最奇缺的资源。

即使是已经分上了房的老工人们,住的也十分拥挤。有的老工人三四个孩子住一间半平房。那时候沟里仅有的楼房设计标准也很低:三四层的楼房都是一间或一间半的户型,没有客厅卧室的概念,每个房间都住人。厨房很小,很多人家把炉子放在走廊里。房内没有卫生间,走廊里有一个厕所,几户人家共用。单身楼每层一个厕所,一个洗漱房。厕所常堵,臭气熏天。那个年代,新婚夫妇哪怕有半间房子也是巨大的满足。

2

绝大多数已婚或即将结婚的工人短期内分房毫无希望,很多新婚夫妇眼看着宝宝就要出生,仍然住在单身宿舍。室友们对这种情况给予了极大的理解和同情,主动搬出去和其他单身工友住上下床,把宿舍腾出来让给新婚夫妇或正准备结婚的职工。万般无奈之下,许多人便另辟蹊径,自己动手,在沟里的山坡上盖起了地窝式的简易“窝棚”。比较集中的有二处:一处在沟里俱乐部附近的山坡上。我所在的201车间,新结婚的职工绝大多数在山坡上盖了小窝棚,连车间副主任张文彬也不例外。另一处在大水沟“叉沟”北沟的沟边上,从红峰桥往北直线距离大约三四百米。这一片的窝棚很多,很集中,到底有多少户没有人统计过。很多家属是农村户口的新婚职工大都住在这里。除了这两处之外,从1501车间沿大水沟往里,沟边上都有零零星星的窝棚。在那个年代,那是工人们的“安乐窝”,也是唯一的安身之处,他们是最典型的“窝居族”。厂方对这种状况基本上采取了默认的态度。据说,当时有上级领导来厂视察,对职工自盖小房持赞赏态度。领导走后,厂里安排在小窝棚比较集中的地方安装了路灯,给上夜班的职工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因为没有路灯之前常有人夜间摔到排水沟里。

窝棚面积都很小,仅可容纳一张双人床。没有上下水,用水一般都要到百米之外去取。做饭和冬季取暖都是煤炉。有的在窝棚外再搭个遮雨的小棚子做饭。煤炉烧的是从“煤场”买的煤沫和西大滩拉来的黄土。几块钱一车煤、一车黄土,用的时候像“和泥”一样把煤和黄土和在一起,用铲子加在炉子中……煤和土的配比弄不合适很难燃烧,没有经验的人往往天天生火。那时候,大水沟所有人家都是用这样的燃料烧火做饭,操持自己的家务和生活。

3

虽然住着简陋的窝棚,有时还吃发芽面、高梁米和玉米碴子,没有肉,没有蔬菜,每人每月只有几两油,经常断水停电,但大水沟的西轴人不但没有被困难吓倒,反而坦然面对,乐观积极,想方设法去克服。他们在小窝棚旁栽上了树苗,种上了蔬菜,有的还养了鸡和鹅,过着艰苦而又简单充实的生活。“窝居者”们为了祖国的三线建设扎根山沟,在窝棚里孕育了新的生命,点燃了人生的希望。大水沟里的好多孩子都是在这样的窝棚里出生,度过了自己的幼年和童年。

小窝棚是西轴人战胜困难的一个壮举,是对严酷生活环境的挑战,为保证三线建设顺利进行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这也是西轴人艰苦创业、奋力拼搏、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精神的真实写照。今天,回忆这段历史,仍然会让我们产生强烈震撼,增添战胜人生道路上各种困难的力量、信心和勇气。

(请作者与编辑联系,以方便付给稿费。电话0951-602908)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