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同一手机号牵出扶贫项目串标案

  《宁夏法治报》 第03版:法报中国·反腐纪实

“三张不同的工程预付款申请单上,写着三个不同的联络人,但他们的联系方式竟然是同一个以‘333’结尾的手机号码。”日前,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负责人周朝阳在调查扶贫领域一个工程招投标案时发现的疑点,让他大呼“太奇怪了!”

这究竟是申报人员一时粗心所为,还是不法分子犯下的“低级错误”?

工程一分为三 联系电话露出马脚

这起明眼人一看就觉得奇怪的案件,要从2018年1月说起。“当时,我在丰门街道新屿社区外墙翻新工程预付款申报单上签了字,财政局工作人员也按规定拨付了款项,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一个立项工程怎么会被分成三个标段,分三张申报单?”鹿城区民政局副局长陈某回忆说,经过多方联系与咨询,越来越觉得不妥的他随即申请冻结了该笔款项,暂停了此项工程,并将相关情况上报给了鹿城区纪委派驻第二纪检监察组。

陈某提到的新屿社区是温州珊溪水库的移民社区,其住宅楼已有20多年房龄,较为老旧。为了美化建筑物外观,社区通过属地政府丰门街道提出申请,计划利用移民后期扶持资金对外墙进行翻新,工程总预算金额为498万元。

“线索随后被移送到我们纪检监察室,我们收集并检查了整个招投标过程与申请资金拨付的全部材料。经过仔细的研究对比,一名叫伍秀贤的工程公司负责人浮出水面。”周朝阳介绍,办案人员在三张申报单上找到的这个手机号码,其持有人便是伍秀贤。

明目张胆设置门 槛限制他人投标

经过工作人员的调查,案件真相被逐层揭开。

“在工程招投标开始前,伍秀贤就找到3家挂靠工程公司,并让这3家公司各找两家公司,也即共9家公司参与同个工程三个标段的招投标(每个标段各3家)。”周朝阳说,最终中标的是伍秀贤直接指定、挂靠的3家公司,其余“陪跑”的公司则分别拿到了伍秀贤给的约1000元劳务费。

凭伍秀贤一人之力,如何能轻松左右招投标的中标结果?办案人员调查发现,这背后,还有社区领导干部在“助力”。按照规定,立项金额高于200万元的工程,需要通过区级招投标中心大平台进行公开招标。

“为了能让伍秀贤顺利中标,新屿总支部委员会书记陈旭、新屿居委会主任夏金多等人接受伍秀贤提议,将这个工程拆分成三个不同的标段,每个标段不到200万元,这样一来,该工程就可以走街道层面的小额招投标程序,可操作的空间自然大了很多。”周朝阳透露,上述几人还在招标文件中设置了“参与投标的单位需由新屿居委会盖章后方可参加”的“门槛”来限制其它公司投标。曾有一家不知情的工程公司前来要求盖章,但被陈旭和夏金多以借口拒绝了盖章。而伍秀贤挂靠的9家公司则顺利拿到盖章,垄断投标资格。

一案多查 7名干部受到相应处分

案件的调查并未止步于此。社区干部的可操作空间有限,这起串标案又是如何一步步获得审批,最终成功拿到预付款的?

调查发现,有关街道干部存在失职行为。“我在审核招标文件时,明知这是违规的,是为了控制投标单位而设置的,却没有严格把关、提出异议。”丰门街道工程科负责人叶剑武事后称。丰门街道党工委委员吴先稳则未认真履行职责,没有将工程拆分事项上报街道班子会议讨论,而仅仅是在咨询叶剑武后就签署了“同意”,致使工程拆分及资金预付款拨付得以实现。

2018年10月,鹿城区纪委监委研究决定,伍秀贤、陈旭因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伙同他人串通招投标被开除党籍;叶剑武、吴先稳两人则因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突出,对待违规问题态度漠然,知情不报、放任自流,而分别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与党内警告的处分;夏金多因群众身份,予以职务罢免的监察建议。

此外,由于该笔工程资金为扶贫领域资金,其主管单位为民政部门。鹿城区民政局移民办负责人王某、副局长陈某因未认真履行职责,严格把关,导致资金预付款被支付,但在财政、审计等部门指出后,积极采取措施予以挽回,最终受到了责令检查与谈话提醒的处理。

区监委提出监察建议,要求区住建局对9家参与串通投标的单位依法予以处理;丰门街道落实重大事项的民主议事规则,规范招投标项目程序,加强对招投标工作人员的业务培训;区民政局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突出主体责任,进一步健全内部管理、强化制度落实,健全扶贫政策落实,规范项目资金管理运行,实现对扶贫资金的分配、拨付、使用、考评全过程监管,督促推进扶贫政策、项目、资金等情况公开、公示。

“这是一起扶贫领域和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交织的典型案件,必须严肃查处。”鹿城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全区纪检监察组织将聚焦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全面开展“向微腐败开刀,让老百姓微笑”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