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签订交通事故“私了协议”,利益受损怎么办?

  《宁夏法治报》 第08版:安全关注

律师点睛:发生交通事故后,很多受害人会选择与肇事方及其保险公司自行协商私了。由于不懂法,往往不知道“伤残赔偿金”是交通事故侵权案中法定的主要赔偿项目。在双方达成的“私了协议”中遗漏此项,对受害人而言是极不公平的,这种情况系因“重大误解”而引起,属于合同无效情形之一,受害人仍然有权就此项赔偿提出请求。

李某是山西人,在银川西夏区一家超市上班,丈夫往返于银川和山西跑运输,她自己带着2个孩子生活。2017年5月的一天早上,李某骑自行车去上班。在过人行道斑马线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撞倒,左腿钻心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幸好路过的行人及肇事者赵某及时拨打了报警和急救电话,很快李某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随后交警也赶到事故现场。

根据现场勘查和监控视频,交警认定肇事者赵某在通过路口时超速行驶、未礼让行人,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某被诊断为左腿膝关节前后交叉韧带及外侧半月板损伤,在医院进行了交叉韧带的重建及半月板的缝合。尽管伤情经治疗好转,但主治医生告知,损伤对整条左腿的恢复及活动会有很大的影响。

出院后的李某因左腿受伤严重,生活不能自理。一段时间,丈夫只好停下赖以维持生计的运输工作,照顾受伤的李某及2个年幼的孩子。由于跑运输的车是贷款买的,每个月都需要偿还贷款,当9岁的大女儿放暑假后,李某丈夫继续往返于银川和山西跑运输。待李某伤情恢复稳定后,她丈夫找到肇事者、保险公司索赔。加上李某垫付的6000元医疗费和误工费等其他损失,保险公司只同意赔偿2万余元。李某心想自己的左腿还不能走动,如有后遗症2万元能干嘛,故不能接受。到了8月份,眼看着2个孩子快要上学了,自己几个月没收入,家里也确实困难,担心在外跑车的丈夫再为此事费心伤神,李某无奈之下与肇事者、保险公司签订了赔偿协议书,拿到了2万余元赔偿款。

本以为此事就此了结。2017年11月的一天,李某去医院复查腿伤时,遇见了同样在复查伤情的一个病友。经聊天得知此病友也是腿上的伤,胫骨平台骨折,通过宁夏瀛智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律师代理,最终除医疗费还拿到了8万余元的赔偿款。于是李某找到了宁夏瀛智律师事务所“易索赔”律师团队。

“易索赔”律师团队认真分析了此案: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本事故调解一次性赔偿完毕,双方当事人再无任何关系,任何一方不能以任何理由进行起诉”,但对“伤残赔偿金”只字未提,而这一项是交通事故赔偿中最主要的赔偿项目,所以此案的关键是看李某的伤情是否构成伤残。办案律师指导李某拿到所有病案材料后,委托专业的法医对李某的伤情进行了鉴定,结果李某的腿伤构成“十级伤残”。

接下来,办案律师整理了办案思路: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造成残疾的应当赔偿残疾赔偿金。李某经司法鉴定构成了伤残,本来是可以向肇事者赵某及其保险公司主张此项赔偿权利的,但因人体受损伤是否构成伤残,是专业性很强的问题。可以推测,文化程度较低、缺少法律知识的李某对此认知程度有限,也无法预见和作出判断,导致她在与对方签订协议时并不知道自己的伤情已构成伤残,也不知道还能因此主张伤残赔偿金。根据《民法总则》相关法律规定,显然有失公允,应依据有利于保护受害人合法权益及公平原则由被告赵某及保险公司依法赔偿李某伤残赔偿金。基于以上考虑和分析判断,办案律师代理李某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本案庭审阶段,双方围绕已经达成赔偿“私了协议”,且约定“……任何一方不能以任何理由进行起诉”的情况下,李某能否再对“残疾赔偿金”索赔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代理律师认为,原告李某因交通事故所致构成十级伤残,其伤残赔偿金在协议中并未得到赔偿,且对方是在原告李某不懂法、生活处于危困、缺乏判断能力等情形之下签订的赔偿协议,符合重大误解及显失公平的情形,不应视为原告同意放弃了伤残赔偿金的赔付。最终法院采信了律师的观点,除了保险公司原先“私了”时赔付的2万元,原告李某又拿到了5.4万余元的赔偿款。 (案例供稿:方少峰律师)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