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史有明:安贫乐道,坚守乡村法庭28年

本报记者 王玉平
  《宁夏日报》 第01版:要闻

    史有明(左)给当事人解释法律条款。(图片由史有明提供)

12月19日,暖暖的阳光洒在六盘山黑黝黝的松林里,雪地泛着明亮的光斑。

午休时分,泾源县人民法院六盘山法庭庭长史有明在暖阳下,擦洗流动法庭专用车。清水冲上车,流下一股股黄泥水,“这老伙计可立下了汗马功劳,法庭开进村,老百姓就少跑路,办的案子就接地气、冒热气。” 史有明用毛巾细细地擦着自己的“最爱”。

车的功劳,当然是用车人立下的。

史有明在基层法庭工作28年,可用四个字概括:安贫乐道——在贫困的乡间,知足于微薄的工薪,专注于司法的大道,撒播法律的理性和温情。

安贫

“我不愿去城里机关单位上班,基层群众、基层案子、乡里的人情世故我都很熟,办案更顺手。如果组织允许,我想在基层法庭干到退休。” 史有明的心语,如钢珠飞溅到钢轨上,发出真切而清脆的声响。

1989年7月,史有明从宁夏司法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固原市原州区马渠乡。在这里,他担任了4年的乡司法调解员,走乡串户化解邻里纠纷,苦口婆心调停家长里短,田间地头维护和谐稳定。

1993年6月,他被调到条件艰苦的固原市原州区炭山人民法庭(现已撤并),一干就是8年。吃的是又苦又咸的窖水,自己架煤炉取暖做饭。

白天骑着自行车走乡串户调查取证、了解情况、说服教育、化解矛盾,晚上回到法庭撰写裁判文书、整理装订卷宗、钻研审判业务。

2002年9月,他被调整到泾源县人民法院六盘山法庭。在这里,因为忙工作,他欠下了亲情巨债。

2002年深秋的一个晚上,史有明接到女儿电话,连夜赶回到原州区家中,把前妻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陪护一周后,他放心不下法庭工作,就把前妻交由妻姐照顾,匆匆赶回法庭上班。前妻得病后,知道他工作忙指望不上,疼得厉害时就加大药量,长期依靠药物止疼。

2005年4月,前妻病情加重,送到当地医院后,已不能救治。转院到陕西西京医院,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晚期,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当时,长女14岁、次女仅8岁。亲戚们让他找领导,调到孩子身边工作,但他将两个孩子交给邻居照看后,又回到了六盘山法庭。

后来,长女高考时考取宁夏一所专科学校,次女在去年考取了宁夏一所三本院校。

夜深人静的时候,史有明的泪水经常打湿枕头,“亏欠她们娘三个太多”。

这期间,泾源县法院领导曾三次想提拔他到泾源县法院担任中层领导,他都表示离不开乡村法庭而推辞了。2007年3月,他被任命为六盘山法庭副庭长;2013年9月,任六盘山法庭庭长。

史有明手机里存的号码除了几个家人的,其余全部是案件当事人的。“当事人打电话来咨询,我能说出他们的名字,看见他们的名字就知道为啥事找我。这样一来,当事人觉得我尊重他们,我处理案子时,当事人就能积极配合,案子就能办得顺利。”史有明亮出办案“利器”。

史有明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一个人的工资五个人花,既要给前妻治病,又要供养两个女儿上学,还要定期给老父亲一些生活费,他因患有肝病长期服药,每月还要还一定的房贷。

日子拮据艰难,但他给自己定了三条戒律:一是对亲朋好友说情者,严词拒绝,不拿法律做交易;二是对请客送礼的,令其把钱物收回或上交纪检部门;三是戒烟戒酒,不给别有用心者可乘之机。 (下转第二版)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