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京藏高速宁夏段高峰通行量接近饱和,旧路标准难以满足交通发展需求——
宁夏交通“主动脉”实施“大手术”

本报记者 赵 磊
  《宁夏日报》 第01版:要闻

京藏高速宁夏段长353公里,串起石嘴山、银川、吴忠、中卫四市,途经区域汇集了全区七成人口总量和九成以上经济总量,是我区公路交通网的主动脉。

随着我区经济建设的发展,京藏高速宁夏段24小时高峰通行量已接近饱和,个别路段昼夜双向交通量接近6万辆,之前的四车道旧路标准已难以满足公路交通飞速发展的需求。

2016年4月,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开始对京藏高速宁夏段做“手术”。改扩建工程起自石嘴山以北的宁蒙省界麻黄沟,止于中宁县以南的桃山口,全长约284公里,其中约114公里为新建段,170公里为两侧改扩建段,项目概算总投资约221亿元。计划2020年10月底前全线建成通车。

“主动脉”大变身

京藏高速改扩建项目一次性开工里程长,建设规模大、标准高,被自治区政府列为重点项目大力推进。

但摆在建设者面前的却是一道道难题:高速公路改扩建在宁夏可借鉴经验不足,与新建工程相比,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对工程设计、施工技术、工艺质量、交通组织等方面的要求都高得多,京藏高速宁夏段车流量大,可供分流道路少,实施难度和管理难度极大。

“必须发扬艰苦拼搏精神,攻坚克难。”自治区交通运输厅负责人说,经过详细调研筹划,京藏高速改扩建工程被分成6段,逐个攻破。

12月4日,在京藏高速改扩建麻黄沟至平罗段跨包兰铁路分离立交桥施工现场,中铁十八局京藏高速改扩建麻黄沟至平罗段工程项目经理崔新军看着新建的横跨包兰铁路大桥,由衷地自豪。

“包兰铁路分离立交桥作为控制性工程,工程量很大,运输繁忙的铁路每天只有120分钟天窗期,要在5个月内拆除新建,兰州铁路局专家认为不可能办到。”崔新军说。

崔新军和他的团队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人工与机械达到最佳配比,24小时9支队伍候着。”崔新军说,从5月到10月底,一边拆除旧桥,一边建设新桥,不浪费1分钟。“创造了兰州铁路局历史上天窗期架设4片箱梁的纪录!”11月30日,京藏高速改扩建麻黄沟至平罗段工程西半幅顺利建成通车试运行。

此前,2018年9月,望远至金积段扩建完成双向通车、金积到滚泉段南半幅扩建完成通车。

目前,京藏高速四十里店至望远(银川过境段)路基桥涵工程基本完工,开始进行路面铺筑;滚泉到红寺堡改线段路面沥青中面层已摊铺完成。

新技术助攻“四改八”

承建京藏高速宁夏段改扩建项目的建设者将智慧与创新并举,发明和实施一系列的“微创新”、新技术,将工程打造成“品质工程”。

部分京藏高速宁夏段改扩建路段是在原路上将四车道加宽为八车道,旧路与新路如何更好衔接?技术团队经过实验后,引进了液态粉煤灰台背回填技术。“传统桥涵台背回填技术受台背与路基不均匀沉降影响,易造成桥头跳车现象,直接影响路面使用的舒适性。”宁夏公路建设管理局工程师张佳说,液态粉煤灰台背回填技术充分利用了液态粉煤灰自重轻、密实性好、压缩性小的特点,大大减小了台背附加力,对减少桥头跳车起到了较好效果。

改扩建过程中,要重新铺摊路面,老路上的沥青往哪去?张佳说:“以往一般用于公路养护或填筑便道,甚至作为建筑垃圾处理,利用价值不高。”在此次改扩建项目中,技术团队大胆探索新工艺,把旧路沥青面层铣刨后集中存放,通过专用设备打碎、筛分,加入一定比例乳化沥青、水泥、矿粉和碎石,形成新的混合材料,作为路面基层。这项应用在公路建设中的乳化沥青厂拌冷再生沥青混合料技术,具有废料利用率高、资源节约、节能减排等特点。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