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新时代“枫桥经验”的隆德解法

本报记者 朱立杨
  《宁夏日报》 第03版:要闻

隆德县神林乡神林村村民闫宗仁一度十分纠结,他被别人占走了“一亩三分地”。

1988年,闫宗仁承包了堡子梁后森林草原的25亩地,由于村上管理疏漏,闫宗仁与同村的王惠各自开垦了一些荒地,并在2016年确权时确权到了各自名下。闫宗仁名下有2.84亩,王惠名下有1.18亩。

对于土地权属问题,闫宗仁认为王惠的地是向自己借种的,王惠对此也有自己的看法。两人相持不下,产生矛盾。

神林乡启动“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为两人解决问题。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

1月9日,看着闫宗仁收起按着手印的人民调解协议书,神林乡司法所所长惠海成再次确认他对调解是否满意。闫宗仁不住地点头。与惠海成同行回访的村党支部副书记彭向廷嘱咐:“如果有什么新情况,及时跟我们联系,咱们沟通解决。”

“你们来了四五回了,我有啥想法都跟你们说,心情舒畅多了。”闫宗仁说。

“老百姓是最讲道理的人。只要你认真听他们的诉求,及时跟他们沟通,再复杂的事情都能化解。”惠海成说,隆德县推行的“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就是让老百姓办事能找到人、防止各部门“踢皮球”的好做法。其最大特点和优势是压实了责任、整合了力量,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矛盾不上交”。

“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中,“1”是落实乡(镇)党委主体责任,书记作为第一责任人,副书记直接负责抓落实;“2”是组织辖区派出所、司法所两支工作力量,建立快速处置、稳控化解两个应急机制;“5”是整合包村干部、第一书记、村“两委”班子、村监会、调解员五支力量,定期或不定期进村入户,针对邻里关系、民间借贷等矛盾问题和刑释解教人员、精神病患者等五类特殊人群,通过上门化解、包点化解、接访化解、包案化解、出警化解、诉讼化解等方式,把矛盾化解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

去年10月,凤岭乡齐兴村第一书记和警务专干在每周例行排查时,发现村民齐某某的妻子李某某携子与第三者出走,齐某某因情绪激愤扬言报复杀人。

社区警务专干迅速将情况报凤岭乡政府,乡党委副书记及时启动“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邀请妇联干部、德高望重的村民共同参与调解,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服教育,双方当事人化解疑云,避免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发生。

唐某的父亲修建安置房屋时不慎从高处摔落死亡。事发后,唐某及其家属情绪异常激动。为防止纠纷进一步扩大,城关镇党委立即启动“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邀请法律顾问共同参与调解。

调解人员现场说理讲法,律师分析责任比例、核算赔偿标准,经过8个多小时的调解,三方当事人于事发当天下午达成调解协议,并由隆德县委政法委协调,对协议内容申请了法院司法确认。

15日后,协议所涉及的赔偿金全部履行完毕,矛盾被化解在萌芽状态。

“125”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是隆德县继承和创新“枫桥经验”,提高社会治理能力的有力印证。该县去年累计录入矛盾纠纷3312件,化解3282件,化解率为99.1%。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