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宁夏吉元:两代人接力发展“绿色”冶金

本报记者 毛雪皎 时明霞
  《宁夏日报》 第10版:民生周刊·财富

时间也像熔炉:一间小作坊式的铁合金工厂,被“冶炼”成一家年产值28亿元的自治区重点转型升级企业。

距离企业创始人莫良宗独自骑着旧自行车,到平罗县工商部门注册的那个十月,日历已翻过27年。

从简易的一口“大锅”般的柴油炉,发展到七台大型自动化矿热炉,从人工填料到自动化操作;从单一的合金产品,到废渣、废气循环利用、打包技术输出等,企业每一个里程碑事件,都紧踏行业转型升级的步点。

“废渣,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宁夏吉元循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莫军红说。

人们固有印象中的铁合金厂,也许还停留在“粗放”,乃至“污染”这样的词语联想中。然而,莫良宗携儿子莫军红、莫军宁两代人接力,为企业发展奠定“绿色”底色。

每一次更名,都是对市场的精准“把脉”

1992年,莫良宗揣着筹集到的3000元,注册成立平罗稀土镁合金厂。租来的小厂房,成为宁夏吉元的前身。伴随艰辛,收获成长,到1996年,企业实现年销售额800万元,员工从6个人发展到300人。

同年,莫军红大学毕业,参与公司发展。“诚信共赢,合作发展,是咱们的经营理念。” 父亲反复对他强调。

1998年,莫良宗再次去工商部门注册,这一次,莫军红陪伴在旁。平罗县弘运达实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当时,钛合金产业市场前景广阔,公司围绕需求,提供石英砂等原料的生产供应。

对莫军红来说,这不仅是一份事业,更是父亲的心血。守好家业,助其根深叶茂,是他的信念。

2003年,综合市场判断,公司再次“升级”——宁夏吉元冶金有限公司成立,莫军红出任总经理,开启合金冶炼、研发销售的新天地。

“危机”,是危境中的机会

“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天津港,空荡荡的,没有一辆车。”莫军红回忆起当时的市场低谷,至今仍感慨。

莫军红看到了堆满港口的红土——镍矿,这是生产不锈钢的必要原料,原价从每吨1500元,最低跌至87元。他一口气买了20万吨镍矿运回,并及时引进南方一家镍铁合金企业合作,填补当时的市场空缺,迅速占领市场。

不到一年,市场回暖,钢铁价格反弹,“我们原来的硅铁合金产品,每吨售价6000元;转型生产镍铁合金后,每吨售价达30000多元。” 莫军红说,“同样的炉型转型升级后,效益倍增!”

在危机中抓住机遇,赢得商机,也赢得后续发展先机。

“废渣,是放错位置的资源”

随后,在父亲的指导和兄弟的协助下,莫军红对公司进行集团化改造。在国家转型升级相关政策引导下,莫军红将目光投向了“循环经济”。

企业推进资源综合利用,向自动化、智能化、集约化和工业信息化发展进程中,有几个重大节点。

第一步,尾气发电。

将矿热炉尾气用于发电,再供公司冶炼使用。2015年,伴随6台电炉陆续投产,第一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完成闭环,实现能源循环综合利用。

第二步,废渣利用。

每生产一吨铁合金,就会产生一吨废渣,成为发展与环保的矛盾。莫军红说:“废渣很坚硬,但是可转化为棉花般柔软的矿棉,应用空间广阔。”2016年,吉元冶金废渣综合利用年产18万吨矿棉项目启动,在我区属首创。

第三步,尾气制燃料乙醇。

今年5月,石嘴山市2019年第二批重点项目暨宁夏首朗吉元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年产4.5万吨燃料乙醇项目奠基。宁夏吉元与北京首钢朗泽新能源科技公司战略合作,将公司的一氧化碳气体转化为乙醇。

父亲八个字的经营理念,铸就了企业的精神基石。在此基础上,集团提出“创新驱动,跨界融合,绿色发展”的理念。莫军红说:“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走到今天,依靠的是信念,是对父辈精神的传承。”

目前,公司实现年产硅锰36万吨,发电2.5亿千瓦时,矿棉18万吨,形成循环利用、清洁生产的产业链格局,已取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24项,被国家工信部列为国家级电力需求侧管理和两化融合试点企业,获评自治区“资源综合利用示范企业”“宁夏十大领军企业”“全区百强企业”等。“未来,我们将始终契合行业趋势,加大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莫军红说。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