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名家谈读书
青春季节阅读是最美好的状态
肖复兴
  《小龙人报》 第09版:校园视点

我自己买的第一本书,是上海出版的《少年文艺》,一角七分钱一本。那时,我上小学四年级。那本《少年文艺》上有美国作家马尔兹写的一篇小说,名字叫《马戏团来到了镇上》,讲小镇上第一次来了一个马戏团,两个来自农村的穷孩子从来没看过马戏,非常想看,却没有钱,他们赶到镇上,听说帮着马戏团搬运东西,可以换来入场券,便马不停蹄地搬了一天,晚上坐在看台上,当马戏演出的时候,他们却累得睡着了。这样的结局,在我心中引起一种夹杂着美好与痛楚之间的忧郁感觉,随着两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睡着而弥漫起来。就是从那时开始,我迷上读书,特别想看以前的《少年文艺》,我在西单旧书店买到了一部分,余下没有看到的各期杂志,我特意到国子监的首都图书馆借到了。那些个星期天的下午,无论刮风下雨,都准时到国子监的图书馆借阅《少年文艺》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特别是春天的时候,国子监里杨柳依依,在春雨中拂动着鹅黄色枝条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少年时的阅读情怀,总是带着你难忘的心情和想象的,它对你的影响是一生的,是致命的。

进入了中学,我读的第一本书是《千家诗》。那是同学借我的一本清末民初的线装书,每页有一幅木版插图,和那些所选的绝句相得益彰。我将一本书从头到尾都抄在了田字格作业本上,每天在上学的路上背诵其中一首,那是我古典文学的启蒙。初二,我在新华书店里买到署名李冠军的一本散文集《迟归》。集子中的散文写的全部都是校园生活,里面所写的学生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大,老师和我熟悉的人影叠印重合。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书中第一篇文章《迟归》的开头:“夜,林荫路睡了。”感觉是那样的美,格外迷人。一句普通的拟人句,在一个孩子的心里勾起纯真的想象。初三,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找全了冰心在新中国成立前出版过的所有的文集,包括她的两本小诗集《春水》和《繁星》,抄下了从那里借来的冰心的整本《往事》,还曾天真而又认真地写下了一篇长长的文章《论冰心的文学创作》,虽然一直悄悄地藏在笔记本中,到高中毕业,也没有敢给一个人看,却是我整个中学时代最认真的读书笔记和美好的珍藏了。

说实在的话,有些书,当时我并没有看懂,只是一些似是而非的印象和感动,但最初的那些印象,让我对生活的未来充满了想象,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一定发生,而那一切都将会是很美好的。我一直这样认为,青春季节的阅读,是人生之中最为美好的状态。那时,远遁尘世,又涉世未深,心思单纯,容易六根清净,那时候的阅读,便也就容易融化在一个孩子的血液里,镌刻在生命中,让一生受用无穷。

(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题目为编者所加)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论坛  博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