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青春物语
就这样,埋下一颗种子
刘宝莲
  《小龙人报》 第05版:校园播报

余光中先生曾写过这样一首诗:“酒入愁肠,七分酿成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老师也曾在课堂上多次提道:“盛唐啊,是一个被文曲星偏爱的时代。”兼之常读其才气逸怀的诗作,可谓耳濡目染。盛唐的李太白,渐渐在我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大好光阴莫虚度,年少时期好读书。与李白的初遇是在少时,七八岁的韶光。高高围墙结束了草地上撒泼打滚的欢喜时光,厚厚的《唐诗三百首》成为我青葱岁月的诚挚伙伴。穷得只有书的日子里,没有远方,只有李白毫尖下的盛唐气象。那纸短情长的桃花潭水,那狂放洒脱的巴山蜀水,还有倾国倾城的美丽佳人,让我如痴如醉,恨不得钻进唐朝,得见仙颜。李白用诗歌留情,用诗歌书愤,用诗歌缅怀,他眼里的山河湖海显得那样的旖旎多彩,他眼中的人世变幻又是那样的动人心肠。年少不懂愁,只愿学李白,挥毫而下,写遍人间烟火色。

进入少女多感的豆蔻之年,再会李白,有了许多况味。愁如李白:“借酒消愁愁更愁”“花间一壶酒”“呼儿抢出换美酒”……忧愁的时候喝,孤独的时候喝,没钱当了衣服还得喝。天纵奇才又如何,仍旧求不得,掩藏在浪漫之下的,是仕途的失意,政治理想的幻灭。可即便命运使他颠沛流离,他仍旧心怀坦荡,高唱“人生得意须尽欢”“天生我材必有用”,打马过凄惶。我终于懂得了李白,虽然时代成就了李白,也消耗了李白,但李白自己从来没有被改变,他的洒脱,他的达观,千年之后仍见风雅。站在时光隧道中,我似乎看到腰间别酒仗剑天涯的太白,对我微笑,让我珍惜好时光,珍重自己,莫负青春,追悔年华。今天学李白,我愿学他一笑泯千愁,任平生烟雨 。

余光中先生还说过,陪我奋战的是从未离开的你。谢谢你,青莲居士,谢谢你少年时为我描摹的风景,为我纾解的惆怅,教会我的达观,谢谢你在我心中种下的一颗种子。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论坛  博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