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记者跟随法官“堵”老赖

  《新消息报》 第10版:警戒线

同心县经济欠发达,法院执行人员在执行过程中,执行难的现象非常突出。又因为被执行人履行能力有限,生活来源少,可供执行的财产少,进一步加大了执行的难度。11月8日,在一辆辆警车的鸣笛声中,记者随同心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来到该县下马关镇,采访了解两起执行案件。

没想到老赖还是个快手主播

案件要从2015年4月说起。当时,杨某某与其子杨某因建造房屋,从锁某某手中购买了瓷砖、瓦,同年8月7日经双方结算,杨某某父子尚欠锁某36628元,约定当年12月1日付清。随后的3年多时间里锁某某多次催要,杨某某父子俩始终以种种理由推脱不还。

11月8日(具体时间),看到推门而入的执行人员,杨某某愣了神。

“我们是同心县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依据生效的法院判决书,现在你必须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我们和卖方锁某某的账还没算清,再说买来的瓷砖质量有问题,我们也有损失。”面对此前已经多次上门的执行法官,杨某某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执行法官告诉杨某某,在此前的庭审中,其儿子杨某经法院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且没有陈述任何理由,因此,必须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和缺席的诉讼风险,庭审的结果是能够证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确实存在。

据执行法官介绍,今年5月立案后,法院传唤父子俩到庭应诉,但是杨某某到庭参加诉讼中途无故退庭离开,其儿子杨某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今年7月15日,同心县法院判决杨某某、杨某父子一次性支付锁某某货款3.6万余元。时隔三个多月,被告人仍未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根据锁某某申请,同心县法院对该案采取强制执行措施。

11月8日,杨某某被法警带上警车,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杨某某被同心县法院予以司法拘留15天的处罚。据了解,判决生效后,因杨某某父子迟迟未履行,执行法官又多次上门督促,然而杨某某父子二人却与法官玩起了“躲猫猫”。

11月7日晚,执行法官发现杨某某正在“快手”上进行直播,遂以粉丝的身份观看直播,发现杨某某疑似身在家中,于是当晚立即部署警力展开布控,故而有了次日上午“老赖”在家中被堵的一幕。

记者注意到,杨某某是一名拥有1.5万粉丝的快手主播,其网名为“正能量第一八卦杨老大”。不知道如果其粉丝知道了该主播无视法律、失信违约的行为和现状,会做何感想。

儿子欠债“玩消失”坑苦老爹

11月8日上午10点,法院执行人员来到第二个执行现场——下马关镇陈儿庄村,迟迟不履行法院民事调解结果、今年已60岁的被告人施某某同样被堵在了家中。

2015年7月6日,被告施某与宁夏同心县国全乡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施某向该公司借款6万元,月利息2%。施某的父亲施某某、堂姐夫倪某某以个人收入和家庭财产为施某的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6年7月6日还款期限届满后,施某未按期归还借款本金及所欠利息7.6万元。

今年3月26日,同心县法院调解书确定的还款期限届满后,施某未履行义务,申请人小额贷款公司于今年8月30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同心县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了三名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不动产、工商、证券、互联网等,发现被执行人倪某有银行存款,5张银行卡合计有存款48710元。未发现另外两名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法官多次去三名被执行人家找人,施某长期外出,无具体住址和下落,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而作为被执行人的担保人倪某某同样有苦难言,作为村支书,倪某某称自己只是担保人,欠款人是施某,倪某某之前就给施某履行过一个案子的义务,替被执行人施某偿还过3万元,在这个案子上法院又把其银行卡全都冻结了,5张卡上共冻结了4.8万多元钱,这样算来,倪某某已经替被执行人施某偿还了7万元多元的欠款了。倪某某称,他的妻子前段时间在医院做手术,银行卡上的钱取不出来,只能借钱给妻子看病,自己现在也很困难,再无能力履行义务了。

面对执行人员,被执行人施某的弟弟表示,大哥成了“老赖”,连累了老父亲和堂姐夫一家,为了给大哥还钱,父亲的房子已经被抵押了出去,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剩下的欠款,他会尽快联系到大哥,实在联系不上,他会和家人想办法解决。最终,执行法官提议,带施某某到到法院进一步进行协商,以便找出解决的办法。

面对执行人员,施某某没有抵触情绪。看到施某某腿脚不利索,执行法官在进行释法明理的同时,还不忘嘱咐他先坐下。“您儿子共涉及5起执行案件,现只有其中一起执行完毕,作为担保人,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

“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大儿子,把我害成这样。”情绪激动的施某某顿时哽咽起来。施某某说,为了这件事,他们父子大闹了一场,后来他也曾联系过大儿子,却只知道大儿子在外面干工程,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了。 本报记者 黄英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