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照片背后的回忆

  《新消息报》 第15版:金秋周刊·佳作

    文艺宣传队合影。

这张失而复得的照片,对我而言格外珍贵,它承载了我们那一代人的青春时光和美好回忆。每当看到这张历经40余载的照片,那久远的尘封记忆便浮现在眼前,一切都历历在目。

这张照片拍摄于1976年,当时甘肃省甘谷县举办了全县中学生文艺调演,我所在的磐安镇磐安中学代表队取得了文艺演出第一名的好成绩。学校领导专程前来领奖,这张照片就是领奖后在县城照相馆照的。照片上的人,除老师外,个个稚气未脱,人人青涩懵懂。

这次文艺调演让我们宣传队名声大噪,各种演出活动纷至沓来,同学们尤其爱去各个大队演出。一来演出受到当时文化生活极度匮乏的社员们的热烈欢迎,二来可以吃顿饱饭。这一次是去磐安镇最西边的腰崖大队,大家和往常一样,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况且校领导还宣布——不带干粮、大队管饭。第二天早晨,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带着全套的演出器乐、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目的地走去。出磐安、过四十铺,穿越杨汪三十铺,虽然路途遥远,我们热情不减,欢快的声音弥漫在渭河上空……

过了铁桥再往北,就是腰崖大队的电灌工地。我们在村民的指点下找到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轻人,他就是腰崖大队的程书记,表明来意后,程书记却勃然大怒:“我们正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陪小孩子玩?你们要是真想帮忙,就去那边抱石头。”带队的潘老师目瞪口呆站在那里,几个男生无奈地往半山腰上搬石头,女生则坐在路边揉腿揉脚,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环顾四周,几个干活的大人个个无精打采,我们这二十来个少男少女如空气般被人忽视,那滋味实在难受。后来,潘老师也不见了踪影,我们踌躇再三决定原路返回。那是初夏的某天,我们兴冲冲地奔着一顿饭而去,谁料想直到午后两点多一口吃的都没有,还走了那么远的路。到了三十铺街头,店铺里的馒头那么白、那么诱人,我们流着口水恋恋不舍地往回走。走了一段之后,我们发现女生已经没了踪影,但谁也没有回去找的勇气。午后的阳光毒辣辣的,我们饿得眼花缭乱,到了四十铺大家实在走不动了,我灵机一动,提议学解放军喊“一二一”,这方法还挺管用,我们几个男生排成一列横队,就连个子最小的同学也没有掉队。

一路上就这么走走停停,不知道是怎么到家的。经过一夜的休息,第二天腿还硬梆梆的疼,所有关节都不舒服。到了学校,想问问女同学是怎么回来的,又怕她们骂我们自私,关键时刻只顾自己,最终没好意思问。后来得知,有个家庭条件较好的女同学拿出一块钱,全体女生得以坐车返回。再后来,听说腰崖村的庄稼在端午节前夜被冰雹打完了,全村人心惶惶,能出门的都去讨饭了,所以程书记才用那样的态度对待我们……

前几天,我从同学那里要来了这张照片,往事历历、岁月如烟,那些经历就藏在心间,看见照片的瞬间全冒了出来。那一年、那条路,洒满了我们的青春年华,只是从腰崖到磐安镇的路真的很长、很长,足足在我心间保存了四十余年。当年的老同学,你们都好吗?还记得那条漫长的、太阳下的柏油路,连同那后来没力气喊的“一二一”吗?

银川/王海明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