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援贝医疗队里的“父子兵”

  《新消息报》 第06版:我和祖国有个约会

宁夏援贝宁医疗队中,有对“父子兵”,他们是金国宏和金宁父子。金国宏,原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放射科医生,第12批(2001年-2003年)援贝宁医疗队队员;金宁,宁夏人民医院经营开发中心办公室文员,在第17批(2011年-2013年)、第22批(2017年-2018年)援贝宁医疗队中担任全队翻译以及会计工作,被大家戏称为“援非二代”。

提起在医疗队中做法语翻译,金宁说这是受父亲影响。“父亲参加援贝宁医疗队时47岁,那时我刚上大一,对非洲的印象就是穷困、落后、艾滋病,母亲和我都舍不得父亲离开。但父亲出征的时候只告诉我一句话,要照顾好母亲和弟弟。”金宁说,他记得很清楚,父亲到了贝宁医疗点,寄来一张印有非洲雄狮的明信片,“希望我们兄弟俩像雄狮一样茁壮成长”。“后来,自治区卫生厅给援贝宁医疗队队员家属发了一张光碟,里面有父亲录的一段视频,看着父亲剃成平头、头发花白的样子,别提有多心酸。”

走上工作岗位后,得知上海第二医科大学有培训法语翻译的机会,金宁立即辞职报名学习,后来主动请缨到援贝宁医疗队执行援助任务,受到父亲的大力支持。等到了受援点,金宁立即和父亲视频,告诉父亲当地医院的工作环境。“我是第17批,父亲是第12批,前后间隔10年,我一边描述,父亲一边回想着说,和他当年工作的环境相差不大,最大的变化就是能看到中国援建的影子,包括道路、网络、通讯等基础设施,要比以前好很多。”

金国宏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给贝宁当地医院医生留下深刻的印象。得知金宁是金国宏的儿子后,当地医生亲切地拉着金宁说起了过往。“有位黑人医生拉着我逢人就介绍,这是DR·Jin的儿子,还拿出父亲给医院留下的学习资料让我看。这一切,让我觉得特别熟悉,消除了距离感。”金宁说,借助他,父亲和受援地医院的医生视频聊天,相互问候;而他沾了父亲的光,工作开展得很顺利,仅用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能在受援医院、患者和医疗队之间来回“切换”语言。

翻译是医疗队的口舌,不仅要保障医生们正常开展工作,还要保障好他们的后勤。这就要求金宁不仅要掌握好生活词汇,还要学习各科室专业词汇和当地土语。“在当地蚊虫叮咬无法避免,第一次去的两年得了两次疟疾,好在之前有父亲提醒,稍微有点症状就赶紧检查治疗,两三天就缓过来了。”金宁说。

“父亲总说,做什么事都得用心。”这句话金宁从没忘记。

■本报记者 安小霞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