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一场秦腔

  《新消息报》 第16版:文化周刊

■银川 刘智远

中秋前后,隆德县秦腔剧团的演出到了华西村,演了四天四夜。“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口唱大戏,接闺女,请女婿,小外孙子也要去。”逢节看大戏,这是西北农村老百姓颇具仪式感的生活。

在我的故乡,这种深沉的守望,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只要听到哪个村里有秦腔,我都是很想去看的。哪怕给我一刻钟,或者仅让我站在远处眺望一阵子,我也是心满意足的。我所爱的秦腔的味道,一直是和那山窝窝里土炕的味道、柴火的味道、牛粪的味道连在一起的。

我终于得空挤在华西村的人群中美美看了一场。

台上正演着《生死牌》,到了“痛别”一场,“黄伯贤”和女儿“秀兰”生离死别,一句“强忍着切肤之痛泪涟涟”唱哭了在场的听众,都低下头去抹眼泪,黑压压的人群陷入了静默。那一刻,我为秦腔所折服。那时,一轮圆月正挂在戏台的左上方,俯瞰着大地、村庄、人群。圆月如初,看戏的人却今昔不同,像极了庄稼地里一茬茬的麦子。

这一晚,我第一次为秦腔流泪,为它骨子里的土气、地气、底气而流泪,唯愿秦腔燃烧如炬,点亮月光下的村庄。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