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 面 导 航  
   即 时 要 闻  
 
宁夏手机报 新闻随身到

暗香

  《新消息报》 第16版:文化周刊

■银川 卢永

和友人一同去公园赏菊,各种造型、各种颜色的菊花争奇斗艳。奇怪的是,即便靠近了,我也未能闻到它们凛冽的清香。

家乡有种野菊,它们大多生长在篱笆或土墙边。春天时,会在旧根处冒出嫩绿的芽,娇羞而柔软。不管是母鸡还是小鸡仔,都爱啄食它们的嫩芽。但很快它们就会重新长出来,一片葳蕤。一个夏季,菊花会长到一尺多高。它们的枝干粗壮有力,有的身姿斜逸,虽算不得优雅但也别具一格。秋日,它们的顶部便会鼓胀出圆圆的花苞。起初,菊花呈微白色,转而成为金黄色。秋日的乡村颇有些寂寥,但因为有了这些野菊花而显得颇有生机。深秋,百草凋零,野菊的叶片经过寒霜的洗礼却愈绿,生机盎然。它们一簇簇地开放着,虽不风情万种,却有种执著的倔强。

对于菊花,古人多有吟哦。陶渊明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人以菊明志,这是一种境界,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抵达。没有经历过风雨,是不会懂得低处的寒冷与无人可解的愁苦。没有经历过繁华,不会懂得淡泊的美与真。元稹说:“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一朵生在野外的菊花,不与谁争春,暗暗吐露自己的芬芳,却拥有了整个秋天,这是独立于世的一种姿态,源自骨子中的高洁。

身处都市,人有时会心生一种想要逃离的念头。去乡村也或无人居住的深山,看野菊静静地绽放,一定会心生感悟:一个人可以错过春天,也路过夏天,但若能在秋天里长成一朵野菊花,在莽莽尘世中照亮自身,也算有所收获,不负了此行。

复制文章 返回目录     放大缩小 新闻  专题  参与讨论 上一篇  下一篇